性行為會讓女生貶值嗎?

“我和男朋友在一起已經幾年了,他是一直都想和我發生關系的,但是我總是很擔心,一方面我聽很多人講初夜會非常痛,另一方面,我很擔心發生關系之後假如他不要我了,以後我老公會怎么看我?我是不是就貶值了?我知道我現在很自私,很對不起我男朋友,可如果我們發生了關系,然後又分手了,我又會覺得對不起我未來老公。我不想對不起任何人,我到底要怎么辦啊?”

每三天我就會收到一封這樣的私信。

我常常很擔憂:我們的社會與家庭,在女性的成長過程中對她們施加了太多恐嚇。

女性被教育:女人不該有性欲,那是不純潔的。你不能發生婚前性行為,那是肮髒的、放蕩的。如果別人知道你發生過性行為,你名譽就會受損,你會因此貶值,如果以後你的老公有處女情結,他會因此瞧不起你甚至對你家暴。

很少有人認為“通過女性自抑來滿足男性的自尊”是不對的,那只反襯出了男性的自卑;很少有人認為處女情結是一種病態的心理;很少有人認為家暴——即使是因女性不貞產生的家暴,也是一種不該被姑息的罪行。當社會病了的時候,女性被告訴要努力順從病態的社會;當一部分男性病了的時候,女性被告訴要考慮到有一部分男性是病人,順從了他們,就順從了大部分男性。

女性沒有被教育著要有自我,要尋求自我滿足,應當尋求自我價值的實現。與此同時,女性的生殖功能被過分誇大了。她們似乎只被要求要有一個好的家庭,為此她們去學習和去晉升,假如她的求學妨礙到了她的婚姻,例如讀博士,那么她就不應當堅持求學;假如她因追求事業放棄了生子,她不論未來多么成功,身上都永遠蒙著一層悲情和愚蠢的陰影——不管她自己到底感覺如何。 女性被要求要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,要考慮他人的感受,要做到合乎道德,要盡善盡美。唯獨沒有要求她們應當要做自己,問問自己想要什么。 面對私信中的女孩,我最大的感慨是,她現在害怕對不起男友,未來又怕對不起老公,她考慮了男友的需求,又要考慮未來老公的自尊心,唯獨沒有考慮她自己。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要、該不該要、想不想要。

我通常會問她們:我有一打知識可以解決你的性快感、避孕這些客觀問題,但我更想聽你回答,如果讓你暫時忘記你男友的需求,更別管什么未來老公怎么想,問問你自己,你是否想體驗性的感覺?

她們也還是會問我:我會不會貶值?我最擔心這個。

成長過程中,永遠有太多“不能”,處處都是地雷,女性活得過於小心,也過於恐懼。女性總在被性定義著,性成為她們身上的紅字,連基本的快樂都變得像犯罪。

我們仍舊身處男權社會,但男權社會也已悄然發生改變;婚戀市場仍舊存在不平等,但聰明獨立自主的女性將成為更主流更明智的擇偶選擇;不夠健康的社會文化對每種性別都很殘酷,但人們終會在這個社會中學會權衡。

女性是否會因性行為貶值?

在一些人眼裏,你是貶值的,在另一些人眼中卻並非如此。

你要知道,如果我是一只天上的飛鳥,我就不會在意地上青蛙的目光。

也許我對女性的要求高了一些。

我要求她們獨立、自主、多識、達觀,我要求她們不論學業還是事業都多一些堅持,我要求她們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而努力,我要求她們不接受外界價值觀的定義,我要求她們成為她們自己。

我要她們有一天自己能發現,跳出井底,才不用忍受藻荇與泥濘。

參與健康行動,提高生活品味。了解更多男性健康問題,歡迎关注:按摩棒性玩具百科

發表迴響